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时事新闻  >> 国内

江西做近视眼手术费用

2018-01-19 11:28:19    来源:南昌普瑞    编辑:刘氏

江西做近视眼手术费用,景德镇准分子激光近视治疗手术,江西南昌眼角膜受伤怎么办,宜春准分子手术的后遗症,宜春眼睛近视矫正手术,景德镇治近视眼手术多少钱,江西全飞秒激光手术

原标题:观察家丨社民党为何欲振乏力?德国大选凸显“德式矛盾”

从德国大选过程中的政党表现来看,德国社会民主党可谓是“高开低走”。从最初的“舒尔茨效应”到接连在几个重要的州选举中失利,再到电视辩论中表现平庸,甚至已经做好姿态,直接开出组建“大联合政府”的若干条件。这种种表现都折射出此次德国百年老党——社民党欲振乏力的困境。

这事实上也是当前世界的一个很矛盾的问题。目前世界所面临的重大问题,诸如市场经济的空前缺陷与经济衰退、失业人口和贫富差距增大、移民与环境问题不断凸显等等,这些都与主张“平等公正、生态安全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社会民主党所擅长的执政范围相吻合。但另一方面,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社会民主党却普遍处于守势,其选举成绩一直较为低迷,似乎很难得到选民的信任。

有人也将这种现象称为“德国式的矛盾”,因为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之时,德国选民也没有支持主张社会公正的左派社会民主党,反而让主张社群与种族主义的纳粹力量登上了权力的顶峰。导致这种矛盾越加严重的原因主要有:

一是选民基础发生了重大变化

产业工人与公司雇员是社民主义政党传统的选民基础。这些人群的普遍特征是受教育水平相对较低,在德国三大中学类型中,他们基本都毕业于普通中学(Hauptschule)与实科中学(Realschule),而较少来自拥有高考资格的重点中学(Gymnasium)。在20世纪50年代,在前两种中学毕业的学生能占到受教育人群的60-70%,他们经常会选择代表工人和雇员利益的社民党。但是伴随着德国经济的腾飞,民众的受教育程度也随之水涨船高,越来越多的父母选择将子女送入重点中学,以便将来进入大学学习。从而导致工人以及小雇员的数量逐年下降,不得不走上了依赖于外籍劳工的道路。进入90年代以后,伴随着全球化和多元化的不断深入,工人和小雇员等传统社民主义核心选民,如今无论在社会还是政治层面均已沦为少数,仅占整个选民群体的20—35%,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改为其他政治取向。尤其是近来,随着大规模难民潮的涌入,其内部还有相当一部分拒绝和敌视难民的“社群主义者”转向了右翼民粹主义。

二是左翼力量自身的不断分化

传统的欧洲政治格局是社会党人和基督教民主党人的二元结构,它曾经是欧洲民主制的支柱。但是伴随着经济增长与人民需求的不断变化,社会民主党垄断左翼力量的情况被打破,主张环保与安全的绿党以及民粹主义政党异军突起,并在议会层面上与社会民主党形成了激烈竞争。德国左翼阵营目前已经“一分为三”:传统的社民党只占50%;生态政党、绿党约占25%;民粹主义政党约占25%。这就造成了左翼自身力量的内部削弱,社民党的声势与实力已经大不如前。

三是“新中间道路”的负面影响

十多年前,欧洲社会民主党盛行所谓的“第三条道路(Third Way)”,向中间靠拢,布莱尔的“新工党”为其典型,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也是“第三条道路”的拥趸。这样固然在一定时间内获得了中间派的选票,但中间选民的态度其实还是要与政党的执政情况相联系的,得到容易,失去也很容易。另一方面,这种做法却大大开罪了党内的铁杆左派,加速了左翼力量的分裂。施罗德政府减少福利的制度改革,就流失了大批原来的社民党基本群众。虽然德国经济今天状态良好应该归功于施罗德的改革,但却让其在当年的选战中失分不少,最后反而让改革的桃子被默克尔摘取。

而从右翼的阵营来看,“新中间道路”也为他们起到了一个良好的示范作用。右翼也开始向中间靠拢,并在医疗福利、环境保护等多个议题上采纳了原属左翼的一些立场。事实上,右翼党派如法炮制了左翼“第三条道路”的成功,并且在争取中间派的同时,成功地保持了右翼阵营的一体性。究其原因:以“公平正义”和“社会福利”为核心的社民主义价值取向具有独特的道德优势和魅力,在欧洲乃至其他地区不少国家广受欢迎,并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欧洲几乎所有主流政党的政治文化。所以,右翼党派向中间靠拢更加容易,而且更不容易引起党内反弹。

这一切也导致传统社民主义政党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特点相对弱化、与其他类型政党的边界日益模糊,并深刻影响了民众的价值选择与判断。例如,今年舒尔茨选择“更多的社会公平”作为竞选口号,可以说根本无法很好地激起选民的兴趣和讨论。而他在政策选择以及电视辩论上,针对绝大多数的重大问题,基本上都与默克尔没有太大区别,这些都影响了选民的判断。

四是大众传媒的娱乐化和“去政治化”

很多欧洲国家的大众传媒为私人控制,深受“享乐主义”和“现状导向”影响,“去政治化”色彩浓厚,热衷“炒作”,娱乐至死,对中左阵营的一些严肃性政治议题则往往采取“选择性失明”的态度,民众的启蒙意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屏蔽。

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全球化浪潮导致人们对欧洲福利主义社会模式是否具有可持续性产生了重大疑问。在欧洲面临危机与挑战的今天,不解决这个问题,欧洲社会党难以扭转颓势。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教授,上外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副主任。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栏目主编:杨立群图片编辑:雍凯

作者:梁锡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